木盆里的尖刀
来源: www.4g5g6g.cn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5-10 08:49   114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木盆里的尖刀 www.4g5g6g.cn 跑到母牛面前,它扑腾一声跪在地上,轻轻舔着母牛脸上的泪痕


那年腊月中旬,生产队召开社员大会,决定宰杀一头老龄母牛过年。杀牛的地点是队头的河滩上。我好奇,背着父母亲去看热闹。www.4g5g6g.cn在我们老家,杀牛是不允许观看的,据说尖刀捅进牛的心脏以后,要在里面慢慢地绞很久,血方能流净。


那天负责杀牛的是队里的几个青壮,由堂哥主刀。被宰杀的是一头已生下十头犊子的板栗色母牛。陪母牛去河滩上的,是它的第十个孩子——一头好像披着绸缎的小黑犊。小黑犊当时刚刚满周岁,还没穿鼻上绹,属于“自由公民”。


牵母牛去河滩的路上,它似乎感觉到大限已临头,脚步异常沉重,怎么抽打都是滴干水再走一步。小黑犊少年不识愁滋味,在母牛身边钻来钻去,有时还用舌头卷几棵路边的青草,叽喳叽喳地嚼着。到达河滩后,堂哥他们坐下来抽烟,让我将母牛拴在一蓬灌木上。小黑犊在河滩上优哉游哉地玩耍,它时而闻闻捆牛的麻绳,时而舔舔接血的木盆,时而去远处的深潭边喝两口水。冬天的河水缓慢而低沉,仿佛一曲哀痛的挽歌。阳光没精打采地照在河面上,反射出斑斑驳驳的寒意。www.4g5g6g.cn

www.4g5g6g.cn


嘭的一声,母牛被放倒在河滩上。接着,它浑浊的眼泪滚落下来,一滴、两滴、三滴……一圈圈地扩散在鹅卵石上,好像一道道狰狞的魔咒,更像一声声泣血的申诉。“牛哭了,莫杀了吧!”有人提议。“哪个叫它是头牛呢?牛生来是供人吃的,我就不信杀不死它!”堂哥说完,起身去取放在木盆里的尖刀。就在堂哥起身的瞬间,小黑犊风驰电掣地跑到木盆边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叼住尖刀的把子就向远处的深潭跑去。小黑犊四蹄如飞,仿佛受惊的疯牛。跑到深潭边,小黑犊伫立下来,它痴痴地望着被放倒的母牛。堂哥他们分三路去包抄小黑犊,www.4g5g6g.cn 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天大的怪事,他娘的莫非碰到鬼了?”就在堂哥他们快要靠近小黑犊时,它却义无返顾地踏进了深潭,直到潭水浸到肚皮才停下来。小黑犊望望在地上挣扎的母牛,又瞅瞅在潭边叹息的人们,仿佛在说:“快给我母亲松绑,否则我就把尖刀扔到潭里去。”可堂哥他们并没领略小黑犊的意图,只顾讨论如何把尖刀弄到手。大约过了十五分钟,小黑犊似乎等得不耐烦了,它直起尾巴,将头狠狠地一甩,嘴里的尖刀被甩进了潭水深处。那潭是一股旋水,最深处有两丈多,大冬天的,自然没人敢下去捞刀。


甩完尖刀,小黑犊朝母牛哞了两声,又直起尾巴往回跑。跑到母牛面前,它扑腾一声跪在地上,轻轻舔着母牛脸上的泪痕。这时,队长和其他一些看稀奇的社员都已来到河滩上,他们纷纷为母牛求情,“赶快把牛放了,这头牛杀不得,真的杀不得,杀了它恐怕要出大事!”五十来岁的队长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情,他想起那些在文化大革命中子女批斗父母的传闻,不禁双眼涨潮,“不杀了!不杀了!这牛我们不杀了!这对子母牛要用好草好料喂到它们老死。”白白丢了一把尖刀的堂哥,从此再没杀过一头牛。

4g5g6g.cn


转眼,小黑犊长成了大黑牯,队上人都管它叫黑牯。黑牯脑顶上竖着一对倒八字长角,如同两把锋利的大刀,彰显着力量与威严。黑牯个头高大,本来是一把拉犁耙的好手,但脾气怪,稍有不慎就翻轭旷工,如果谁硬将轭套在脖子上,它就红起眼睛牴人,好几次都差点闹出命案来。队里的人不敢再使用黑牯,队长一个劲地叹息:“如此高大的一头耕牛,竟然没人敢用,实在是浪费啊!”社员大会上,大家七嘴八舌地声讨着黑牯,宛如声讨一个劣迹斑斑的罪犯。一阵声讨后,有人主张将黑牯卖了,有人主张将黑牯骟了,有人主张将黑牯杀了……各有各的理由。www.4g5g6g.cn

上一篇窗外是寒冰
下一篇黑牯背上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