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浅的梨涡
来源: wap.4g5g6g.cn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8-09 06:47   13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浅浅的梨涡老班对我迟到这件事已经懒得再理睬,随意说了几句就让我到座位上赶紧坐下。

我和阿杜是去年七月认识的,她穿着一件有些褪色了的鹅黄色格子衬衫,坐在公交站牌前的长椅上。那时我和姜辰刚打完一场真人CS,决定图个新鲜,尝尝雨天坐公交车是个什么滋味。


阿杜和我坐同一辆车。上车的时候姜辰无意间把手搭在了我的腰上——我生平最怕别人碰我,虽然姜辰与我从初中起就是同班,到现在交好多年,但我也只能接受他在我有些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搭搭肩膀。wap.4g5g6g.cn


此时忽然吃了一吓,我几乎有些不受控制的嚎了一声,这一声在寂静的车厢里更加引人侧目,我有些恼羞成怒的转过头瞪了姜辰一眼,回头时却看见阿杜有些好笑的看着我们。


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亮澄澄的眼,微微弯起的唇角还有浅浅的梨涡。


第二次见她是在开学后,老班对我迟到这件事已经懒得再理睬,随意说了几句就让我到座位上赶紧坐下。


我落座后才发觉前桌换了人,那个宽硕的背影变得娇小,浅粉色的书包和及肩的马尾辫都宣告着过去的日子不再回来。我痛苦的看向姜辰,这厮低着头大概在偷笑,我戳了他一下,他捂着肚子压着声音回了一句,“以后你上课睡觉可没人给你挡着了。”


我气结。


下了课我趴在桌子上听姜辰念叨,她转过身来拿下节课要用的书,我一抬头就看见这张有些熟悉的面孔,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说点什么,她已瞥了我一眼,然后迅速的转了过去。


我把身子往姜辰那头蹭了蹭,“那谁啊?”


那头忽然没了动静,我偏过头一看,姜辰脸色发青,颇为阴郁,“敢情我刚跟你说话你都没听是吧。”



mip.4g5g6g.cn



02.

阿杜是以年级第一的好成绩转来二中的,开学两周,我总能看见她孤独却傲气的身影。


原来的年级第一叫刘澄澄,也在高二(3)班,人长的标致,学习又好,本来是全班女生追捧的对象。如今半路杀出个乡下土包子阿杜,抢了她炫耀的资本,她心里自然是不服的。于是以刘澄澄和几个前十的女生为首,阿杜不出意外的被孤立了。


我先知道的是阿杜被排挤这个结果,好奇外加无所事事之下向姜辰打听,才知道前因以及这些女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皮囊之下嫉妒的本相。


然而我并不打算插手,一是觉得无奈——毕竟我也不能逼着人家和阿杜亲近;另一方面,我好像也没什么帮她的必要。


直到某天下午,刘澄澄端着半瓶红色的钢笔水走过来,走到阿杜旁边的时候却不经意似的斜了斜瓶子。好巧不巧,姜辰正端着我的水杯急匆匆走过来,正好撞到刘澄澄,于是那半瓶红色的墨水就全都洒在了我和姜辰的衣服上。


我看了看白色T恤上逐渐晕染开的大片红色,又看了看姜辰逐渐黑下去的脸色,一时未能忍耐,“你脑子有病啊!”


这件事的结果是当天下午我翘了三节课回家换衣服,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家门口却迎面撞上急匆匆出来的林妈,她看见我有些惊讶,随即皱起眉头数落,“大少爷你怎么又逃——”


话没说完就看见我右肩上十分骇人的大片红色,失声叫道,“这——”


我连忙打断她的话,“我没逃课也没打架,” 指了指那片红色,“这是墨水,不小心泼上来的,我回来换件衣服。”


林妈瞪了我一眼,又压低了声音叮嘱道,“刚刚先生回来又和夫人吵架,这会儿夫人正在里头生闷气,你进去可别再惹事。”


我皱了皱眉,声音几乎不受控制的带了些不耐,“又怎么了?”


林妈叹了口气,“还能因为什么,不也就是那几件事。”


我没接话,林妈也沉默,过了一会儿门被拉开,头发凌乱的女人看了我一会儿,“进来吧。”


屋里头一片狼藉,甚至有几个被摔碎的杯子躺在地上。这样的争吵从我记事就已经开始,同样的人同样的事,同样的拂袖而去,同样的暗自垂泪。


换完了衣服下楼,我妈还坐在沙发上出神,林妈收拾了玻璃碎片又悄悄退出去,偌大的房子里空旷的令人心悸。


我一时有些无措,她却忽然抬起头来看我,“来这儿坐。”


我从善如流。m.4g5g6g.cn


“听说你在考托福,怎么,还是想离开?”


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,不仅把我里里外外都浸的冰冷发木,也浇熄了我刚刚萌发的、对这个女人的些微同情。


“是啊,我一直想逃离这里,你不是一直知道的吗?” 我看着她冷笑,而她的双眼亘古不变,就好像结了万年不化的寒冰,任何事情都不能激起半点涟漪。


我恨这个眼神,我恨这座没有温度的、冰冷的牢笼——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?



上一篇与梦里的常客
下一篇慢慢的移动
1023